白日做梦

做个白日梦给你

#楚留香——账号已注销(4)

这个故事有点难写,推迟了2天才写完,因为这过程发生的事情有点多,脑子闹哄哄的。

先分享一首歌,名字叫《在到处间找我》。

这次讲的他,是我的徒弟,最后一个徒弟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那时候我还对这个游戏满怀热情,抱着把碎空剑哼哧哼哧跟在奶妈师父的背后,崇拜地看着奶妈师父帮我收了一个又一个师弟弟。后来师父看不下去我又怂又不会撩,教我去发布收徒信息,我每天都紧张兮兮地盯着信箱,生怕错过一个小可爱。然鹅,一个星期过去了,信息撤了又挂,撤了又挂,就是没有人理我QwQ

哼,线上拐不到徒弟弟,拐线下的还不行嘛?
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于是拼命地向同学安利这个游戏,把同学拉进坑,圈养起来做徒弟弟嘿嘿嘿(º﹃º )。欺负徒弟弟真好玩。

每天拉着师父拖着大徒弟到处皮,监狱啊鸡鸣寺啊都是我们霸权的领地。

直到有一天,师父带着我和我大徒弟找打坐的地方,我跑得慢被一只小和尚拦住了,戳了戳。

小和尚:你好呀

我:你好你好

小和尚:可以和你一起玩吗?

我:可以鸭

小和尚:呜那我要亲亲抱抱举高高

我:哈哈哈好呀好呀来呀

小和尚:蹭蹭胸

我:???你这么小不能这么做

小和尚:我哪里小了_(:3」∠)_

我:等你长到和我一样高的时候就考虑考虑

小和尚:那我可以拜你为师吗,

小和尚:我不怎么会玩,能带带我吗

我:可以鸭,可是我很咸鱼的哦

小和尚:好没事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第二天上线小和尚就滴滴我

小和尚:“师父父快来,我在玲珑坊”

我:“好好好”

我:“你小小年纪去什么玲珑坊”

小和尚:“要抱抱”

我:“好好好”

我:“再不乖就拿你去炖汤”

小和尚:“呜呜呜师父父凶凶”

小和尚:“师父等等我我去换个号”

xx里  加你为好友

我:“???什么操作”

xx里:“师父父我和你一样高了呢”

xx里:“师父父我要抱抱”

xx里:“蹭蹭师父父胸”

我:“啪叽”

xx里:“哎呀好疼呜呜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xx里:“师父父打本吗”

我:“好呀,等等哈我打完就陪你打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xx里:“师父父你在哪里”

我:“鸡鸣寺跳楼呢,来呀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xx里:“师父父我好难过”

我:“???怎么了怎么了”

xx里:“我氪了几百修为还不是不够”

我:“???你怎么氪钱了”

我:“修为不重要的,开心就好呀”

(我没说出口的是:原来我天天陪你玩,每次遇到好玩的都带上你,每次看到有趣的事都分享给你,每天陪师父打完日常再带你打一次又一次,还是,还是不足够让你开心啊)

xx里:“丧”

我:“我带你去看佛像叭,新发现的好地方”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我:“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你,从一开始我就是条咸鱼,你想要高修,要不要来我们帮派,有很多大佬可以带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一开始真的很甜,我真的也很满足,虽然我还是一直在怕,怕维持不了多久就会崩塌。

果真,人心多变,世事难料。

不得不承认他很厉害,没几天就把帮派大佬哄得心花怒放,去哪都喊上他,他也好像忘记了我一般,不再喊我带他下本,不再甜甜地喊我师父父。
我第一次觉得心空了一块,就是那种感觉, 觉得身边很空摸不着天,踏不着地没有任何东西值得牵挂, 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寄托 ,我觉得,好像不再被需要。很难过,我一向觉得自己是理智的人,不会因为这种空无虚渺的感情而难过,可是好像错了呢。我陷入了不断反思,不断回忆这些天和他的点点滴滴,有时候真的有点痛恨这个一向被动的我。
其实,他不知道,我对未来的诸多期待中也包括了他啊。

后来,我不再喜欢在帮派里说话了;

后来,现实的考试压得我喘不过气,不得不和师父父和大徒弟说要学习,a一段时间,犹豫了好久,认认真真地和他说有缘再见,他说,“好,等你回来。”;

后来,我被大徒弟勾着回来了,很意外他居然很开心地开着小和尚号来找我;

后来,他有了自己的结义队;

后来,听说他也有情缘缘了;

后来,我们渐行渐远,相见也无话,似陌生人;

后来,有天他转发了我在qq空间的华山与小和尚传功的截图,问这上面是不是他。
我犹豫了很久,还是决定说“不是,那是小和尚”
(都那么久了,你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和尚了,我也不是当初那个对这个游戏满怀期待的华山了,小和尚将会是我永远的小徒弟,而你如今对于我来说,仅仅只是同帮派的一只华山罢了);

再后来,我实在厌倦这个游戏单一的刷日常,又忙于现实考试,忍不住和师父告别,而大徒弟也跟着我走了,而他,我什么都没说,离开之前给小和尚邮寄了一大包东西;

后来,听说他又向我师父问我去哪了。。。

关于楚留香的回忆就写完了,我并不是一个主动的人,我的故事很少,但是我想记录下来,楚留香已经卸载了,已经注销了,这个社交账号应该不会注销,以后回来看看可能心态会不再一样了叭。

其实后来我有再回去看了一眼自己账号,已经不在帮派,列表空荡荡的,全是灰掉的头像,默默走在自己曾经走过无数次的金陵,还有那江南茶馆对面最喜欢胡乱写的墙,还有那华山上的枯梅,还有当初喜欢得不得了的原随云和萧掌门。。。最后,我把好久没修改的称谓给改了,从“如鲸向海”改成了“拜拜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拜拜,账号已注销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π_π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假使参拜远方的祭坛,

信我会在圣像的脚下,

假使观看远山的晚霞,

云是我,

数数几个建筑的架棚,

信我会在永恒的塌下,

数数几对退色的布鞋,

泥是我,

我信你爱着我,

天边海角也肯找我吧,

找我吧,

我信你碰着我,

就在日和夜之间,

怀疑途上那人是我,

可惜匆匆经已走过,

怀疑途上那儿是我,

可惜统统错荡,或者我,

在这边,

在那边,

请找我。

——网易云音乐《在到处间找我》

#楚留香——偶尔也有人陪(3)

第三个武当是个偶遇的陌生人,陪我逛了一个星期的奇遇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_(:3」∠❀)_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个很懒的人,真的懒,所以当出了双人奇遇的时候,我是没打算去完成了,懒战胜了收集欲ψ(`∇´)ψ。

        加上出双人奇遇的前一段时间我忙于各种考试离开了一段时间,xx歌也有了专属的称谓,和暗香徒弟弟各种聊天,各种丧,觉得这个游戏,我应该不会再停留很久了。要不是因为奶妈师父和暗香徒弟弟还在,可能那次不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 嘛。今天是个还算开心的故事哦(´-ω-`)。

        有天奶妈师父在补作业,队伍日常由我带一条龙,混进了一只武当,万里听风转到了最后打boss的时候。

奶妈突然说:你确定你不转转武当和华山的奇遇吗?

我:不嗷,好懒再去找武当(我以为是在问我)

武当:好啊

我:???

我:你们认识啊?

武当:嗯啊

暗香徒弟弟:高举武华旗帜ψ(`∇´)ψ

我:别闹(ー_ー)!!

奶妈:既然都遇见那都转转看呗?我带徒孙孙去打明月

“滴”云梦暗香退出队伍

我:懵(●—●)(内心:啥玩意儿这是)

武当:.......

(我内心os:好高冷。。。咋办哦。。。还能跑吗???)试探性的问道

我:那随便转转?

武当:好

(内心:行叭行叭好就好叭╮(﹀_﹀)╭)

        然后队伍只剩下我和武当四眼相望,尴尬。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为了缓解尴尬,我就在华山的鸣剑堂,跑进跑出,上窜下跳,蹦来蹦去,想只🐒。。。我发4,我在这个游戏4个月以来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_(:3」∠)_。。。现在想想真滴好傻哦。。。

         武当一开始还陪我到处跑,好像是累了叭。。。和我说去洗澡先,然后就点了跟随。

我:行叭行叭,您大佬去叭,我继续转

        然后我继续。。。在鸣剑堂上窜下跳。。。要是npc会说话,可能是这样:

谷潇潇:这孩子好拼哦,要是赚钱也是这么拼就好了

钱不满:我大鸣剑堂,最会来事的人,一数谷潇潇,二数华师弟,三便是这上窜下跳的师妹了

        我徒弟弟是个武华党,她暗搓搓私我说

暗香:狮虎虎帮我勾个武当师爹呗?

我:???我不,太麻烦了,截些图满足满足你的脑洞就好

这一边,武当回来了私我

武当:你师父有结义队吗

我:。。。

(果然是想要来钓我家奶妈的!不能忍!)

我:有了有了

         然后武当尴尬了。。。蛤蛤蛤蛤蛤我就开心了

我问:今天很晚了,明天继续吗

武当:继续

我:行叭,谢谢谢谢

武当:没事,明天我用另一只来陪你跑,加个友

           结果,他的另一只武当居然在我列表里?

我:这么有缘的吗,我居然不知道

武当:那只是我买来的,号主之前加的

我:好叭(可惜了,不知不觉中又失去列表一只武当。。。哎)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个武当真的巨高冷,我又不会找话题聊的那种,每天滴滴他在吗,跑吗,然后就组了之后安安静静的跑,有时候真的尴尬,我只能卖蠢活跃一下气氛。。。。像:

我:呜呜呜不好意思今天又没有(>﹏<)

武当:没事

我:谢谢你鸭

武当:没事我也想要那个称谓的

        就真的,真的, 真的 ,巨尬。。。

       后来某一天,在鸣剑堂的某屋顶,我终于蹦到了奇遇,超开心的转圈圈www他也明显开心了。。。因为话终于多了一点点。。。orz

       后来那只武当没勾搭上我家奶妈,因为我家奶妈是只暗云党。。。然后他就。。。跑到我们帮派一直喊有没有奶要武当。。。有点惨哈哈哈哈

        不过最让我想写这篇的原因是,很气啊我当初那些为活跃气氛而卖的蠢被人家看来是小朋友撒娇???

        去喵喵喵的小朋友!!!

        我以后还是高冷点叭(ノ=Д=)ノ┻━┻哼唧

        不过和陌生人偶遇,然后有个小故事,可能是clx对于那时候累极的我一点安慰叭,偶尔短暂的快乐就已经很满足了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(●—●)(●—●)(●—●)——————

分享:

你不愿意种花。你说,我不愿看见它,一点点凋落;

是的,为了避免结束,你避免了一切开始。—— 顾城

#楚留香——一个人的喃喃自语(2)

居然有人看,还挺很开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手动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第二个武当是个b站的up主,名字就不说啦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有第一次天下名剑赵匡胤和泷老板的pvp之后,我就爱上在b站找攻略,有天首页推了一个楚留香尬舞的视频,很好奇w,然后点开一看,那个监狱很眼熟?那个id也有点眼熟?!一搜,哇真滴是同服的。怒投币!

        那段时间,帮派好多人离开,又来了好多新人,有点难过,很多熟悉的人都走了,群里怎么吵吵闹闹好像都再也与我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叭,逐渐厌倦了等人,然后开始学会野队,随机遇到一些人,组完队后就离开,无牵绊,挺好的。

       正是随机的野队让我遇到了这只up主,很惊喜,但是我只敢暗搓搓和徒弟弟分享说遇到了一只b站的up主,徒弟弟开始不断怂恿我去认识(´-ω-`)

我:你好呀,xxx(他的b站名字)

xx歌:???你好

xx歌:咦!!!你认识我呀( ^_^)/

       后来又随机组了几次总是遇到他,慢慢地,酱紫就熟了起来

       好多次世界boss我都会去蹭他的队

       还有次,带着徒弟弟论剑,可能是我的积分高叭,意外的匹配到修为高了我近3k的他,他暗搓搓私聊我说

xx歌:我不打,让你赢

我:嗷呜~不用不用,我们随便打滴

xx歌:没事,让你

我:好叭~靴靴靴靴

结束了之后我送了他十朵花,他回赠了我5朵

然后他超级可爱的滴滴我说

xx歌:我只有这5朵了QwQ

xx歌:🌹🌹🌹🌹🌹剩下的,也要送

我:哈哈哈哈hhhhh好

       后来,我有段时间因为考试,戒了2星期左右游戏,再上去,他的称谓有了专属,看着看着,按捺住了自己曾蠢蠢欲动的心,没缘分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后来,还在玩clx的亲友再次说起他,我一愣,问还在吗?亲友说,应该已经不在了叭,好像在看到过有这个号买出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手动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分享:

匹夫说我生来骄傲,不肯半分折腰,亦不能半分低头。

我将送欢喜之人远走,此后情书写给山鬼,心事寄予西风。

#楚留香——一个人的记事录(1)

这些事发生在我还有玩clx的时候,现在已经a了偶尔回忆回忆,记录下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手动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我反射弧有点长,这被我好友diss过很多次,很多东西,很多对话,要很久回想起来,然后恍恍惚惚才知道当时发生过了什么,我答错什么,又,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我在这个江湖遇到的第一个有趣的人,是个武当,他叫小骗子,我一直很好奇他为什么叫小骗子,但是觉得很可爱哇,一个糙汉子内心萌萌哒。

        那次遇见是在华山脚下找老乞丐答题,错一题就得重新来,答得我心态快崩了,后面来了个武当,他也在老乞丐旁边站了好久,好久。然后“滴”,我接到他加我好友的信息,我以为他想问我题目,结果他问了句“你答完了没?”

—我:???还没,应该快过了

—小骗子:好,答完跟我说

—小骗子:我要砍死这丫的!

        一开始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等我答完,后来知道了,他把老乞丐气得追着他到处乱跑,我在旁边笑得直不起腰。好不容易把老乞丐杀死一次,他好像气消了,才老老实实继续答题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真滴很可爱w
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他一直想约我打麻衣本,然而那时候等级不高修为不够的我,同时是个又佛又怂的华山,这种本我只敢跟着我家奶妈的步伐走,奶妈考虑一下,说尝试尝试。拉上武当,在世界上随机进了1只奶和1只暗香,可能配合得好叭?一次性就过了。武当开心得一直和我balabala

“滴”

—小骗子:感觉怎么样

“滴”

—小骗子:这个队伍好呀 输出够 奶妈也够

“滴”

—小骗子:昨天我随机了4只奶 输出菜得一批 团灭了好多次

“滴”

—小骗子:开心叭?hhh

—我:开熏!

“滴”

—小骗子:开心就好

“滴”

—小骗子:我先下了 下次继续拉你打本

我:好滴呀

可惜,那句“下次继续拉你打本”就没实现过,我从那时候就一直在等,从2月等到3月,3月等4月,5月,6月,我a了他都没有再出现。

想等有个小骗子的武当突然从我列表最下边蹦上最顶,闪耀着头像,和我说“我回来了 来打本”。

2018.10.4

猛地一惊,又从梦里醒来,头顶还是那盏明晃晃的灯。喘息着,虽然不是第一次做那种梦了,但每次还是很难平静下来。
梦中,自己很开心地想要跟上的那道光,却被缓缓下降的电闸门关在了黑暗里。自己想追都追不上的那门,对啊,明明是缓缓关上的,为什么还是追不上???为什么?那个自己坐在黑暗中,木然盯着那门,却再也等不到门开。
画面一转,却是在下楼梯,明明想走得很小心,却脚一歪,整个人不停下坠。。。坠。。。不停地坠落,背后空空的,什么都没有了,也再不会有了。